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傾城,Weiwei’s Beautiful Smile) 26

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傾城,Weiwei’s Beautiful Smile) 26

劇情概要


第26集 娜娜的挑撥助微微和二喜重歸於好
肖奈招呼大家去會議室開會,他說自己剛剛接到風騰公司的公函,樣本演示會提前到9月1日,丘永侯提出了大家最擔心的問題,那就是他們的優化軟件加測試、修改,最快也要9月16日才能完成,現在他們該怎麼做?肖奈告訴大家他並沒有放棄優化,反而要在其他方面再做努力,雙管齊下,連改邊測試,應該可以在十天之內完工。至於大家津津樂道討論的讓郝眉請客吃海鮮的事就挪到上海吃慶功宴吧。
艱苦卓絕的十天奮鬥開始了,肖奈和同事們日日夜夜在公司工作,累了趴一會,餓了叫外賣。微微看不下去,找肖奈商量,她說自己知道現在非常時期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帝都的交通上,但這樣不能好好休息很容易生病,是不是可以去買一些墊子和被子,讓大家休息得舒服一些。肖奈乾脆把自己的皮夾交給微微,稱這一段時間公司的後勤工作都由她來做主。
孟逸然聽公司的同事說她的表哥突然變成了拼命三郎,她好奇心起前往辦公室探視,甄少祥稱自己一開始加入設計團隊只是想光明正大地打敗肖奈,後來發現遊戲設計居然比想像的有趣多了,這也算是歪打正著,找到了自己喜歡幹的事。
娜娜告訴孟逸然她之前看到曹光來公司找二喜,兩人在公司門口拉拉扯扯的,後來二喜還哭著跑進公司的,她猜測會不會二喜喜歡曹光,而曹光喜歡貝微微呢?她決定去找趙二喜求證一下,單純的二喜被娜娜幾句話就套出了話,娜娜趁機又顛倒黑白說了一大通微微的壞話想挑撥微微和二喜的關係,但她畫蛇添足的挑撥反倒讓二喜明白了原來一直有那麼多無中生有的揣測和攻擊圍繞在微微身邊,而微微從來都沒有怨天尤人,反而還幫自己出氣,換作是自己早就崩潰了。這麼好的朋友自己還要跟她慪氣,二喜直怪自己腦子是秀逗了。
二喜又收到了曹光的道歉信息,她撥通了曹光的電話,問他一直在跟自己道歉那有沒有跟微微道歉啊?微微因為他們的事被人誣衊腳踩兩條船,可是她卻一聲不吭地忍受他們的慪氣和責備,她認為他們兩人都應該向微微道歉。二喜又說自己喜歡的人是那個把她當成他喜歡的人的微光,而不是他曹光,所以自己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他,她說以後在校園遇到就當不認識吧。
二喜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微微,但微微因為加班太累趴在桌上睡著了,肖奈替她接的電話,他告訴二喜她的來電微微會很高興。果然睡醒的微微聽說二喜給她來電話了高興得跳了起來,她問肖奈二喜在電話裡什麼語氣?肖奈稱自己感覺到女朋友要從自家搬走的信號,微微一聽迫不及待地騎了肖奈的自行車買了蛋糕去和二喜見面。二喜大罵自己糊塗,說要不是校花的跟班來自己面前搬弄是非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想明白,她讓微微一定要原諒自己,像她這種沒有談過戀愛的少女是很容易誤入歧途的。
微微不明白娜娜找二喜挑撥倒底有何居心,二喜說反正娜娜還說要請她吃飯的,到時就看看她們倒底想要幹什麼?到了約定的餐廳,二喜可著勁地點點心和甜品,直把孟逸然和娜娜看得心驚肉跳的,她們想要藉二喜的口說微微的壞話,並暗暗地用手機進行錄音,沒想到二喜裝傻,對她們說這個需要從長計議,讓她邊吃邊想。

第26集 娜娜的挑拨助微微和二喜重归于好
肖奈招呼大家去会议室开会,他说自己刚刚接到风腾公司的公函,样本演示会提前到9月1日,丘永侯提出了大家最担心的问题,那就是他们的优化软件加测试、修改,最快也要9月16日才能完成,现在他们该怎么做?肖奈告诉大家他并没有放弃优化,反而要在其他方面再做努力,双管齐下,连改边测试,应该可以在十天之内完工。至于大家津津乐道讨论的让郝眉请客吃海鲜的事就挪到上海吃庆功宴吧。
艰苦卓绝的十天奋斗开始了,肖奈和同事们日日夜夜在公司工作,累了趴一会,饿了叫外卖。微微看不下去,找肖奈商量,她说自己知道现在非常时期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帝都的交通上,但这样不能好好休息很容易生病,是不是可以去买一些垫子和被子,让大家休息得舒服一些。肖奈干脆把自己的皮夹交给微微,称这一段时间公司的后勤工作都由她来做主。
孟逸然听公司的同事说她的表哥突然变成了拼命三郎,她好奇心起前往办公室探视,甄少祥称自己一开始加入设计团队只是想光明正大地打败肖奈,后来发现游戏设计居然比想像的有趣多了,这也算是歪打正着,找到了自己喜欢干的事。
娜娜告诉孟逸然她之前看到曹光来公司找二喜,两人在公司门口拉拉扯扯的,后来二喜还哭着跑进公司的,她猜测会不会二喜喜欢曹光,而曹光喜欢贝微微呢?她决定去找赵二喜求证一下,单纯的二喜被娜娜几句话就套出了话,娜娜趁机又颠倒黑白说了一大通微微的坏话想挑拨微微和二喜的关系,但她画蛇添足的挑拨反倒让二喜明白了原来一直有那么多无中生有的揣测和攻击围绕在微微身边,而微微从来都没有怨天尤人,反而还帮自己出气,换作是自己早就崩溃了。这么好的朋友自己还要跟她怄气,二喜直怪自己脑子是秀逗了。
二喜又收到了曹光的道歉信息,她拨通了曹光的电话,问他一直在跟自己道歉那有没有跟微微道歉啊?微微因为他们的事被人诬蔑脚踩两条船,可是她却一声不吭地忍受他们的怄气和责备,她认为他们两人都应该向微微道歉。二喜又说自己喜欢的人是那个把她当成他喜欢的人的微光,而不是他曹光,所以自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她说以后在校园遇到就当不认识吧。
二喜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微微,但微微因为加班太累趴在桌上睡着了,肖奈替她接的电话,他告诉二喜她的来电微微会很高兴。果然睡醒的微微听说二喜给她来电话了高兴得跳了起来,她问肖奈二喜在电话里什么语气?肖奈称自己感觉到女朋友要从自家搬走的信号,微微一听迫不及待地骑了肖奈的自行车买了蛋糕去和二喜见面。二喜大骂自己糊涂,说要不是校花的跟班来自己面前搬弄是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她让微微一定要原谅自己,像她这种没有谈过恋爱的少女是很容易误入歧途的。
微微不明白娜娜找二喜挑拨倒底有何居心,二喜说反正娜娜还说要请她吃饭的,到时就看看她们倒底想要干什么?到了约定的餐厅,二喜可着劲地点点心和甜品,直把孟逸然和娜娜看得心惊肉跳的,她们想要借二喜的口说微微的坏话,并暗暗地用手机进行录音,没想到二喜装傻,对她们说这个需要从长计议,让她边吃边想。

Facebook Comments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