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傾城,Weiwei’s Beautiful Smile) 20

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傾城,Weiwei’s Beautiful Smile) 20

劇情概要


第20集
就在微微幫二喜練鍛造術的同時二喜正在曹光家裡替他打工——照顧貓咪,曹光聽到二喜給微微的電話裡提到微微晚上要和肖奈一起吃飯,心頭火起,並把一腔怒火發到了二喜身上,見二喜要下班,非讓二喜鏟了貓屎再走,二喜這邊剛強忍惡臭把貓屎收拾好,貓咪又爬了進去開始拉粑粑,二喜點著貓咪的腦袋教訓它,貓咪受到侵犯一口咬住二喜的手指。曹光在書房聽到二喜的尖叫聲也顧不得自己生悶氣了,衝出去看到二喜被貓咬了就要拉著她去醫院打狂犬疫苗,二喜怕打針,又想著得狂犬病的概率那才多少,於是提出自己不去打針以抵債。曹光將二喜硬拉到醫院,沒想到號掛了,錢也付了,但犯了軸勁的二喜說什麼也不肯打針,曹光無奈之下只得用二喜的手機打電話給微微求助,微微儘管身體不適,聽到二喜被貓咬了還是緊趕著出門去醫院勸二喜,沒想到來到醫院二喜沒勸動自己反倒因為感冒發燒而暈倒了,幸虧肖奈之前在電話裡聽微微的聲音不對勁也趕了過來,於是微微有幸得到了霸道總裁的悉心照料,雖然照料中免不了溫柔的命令,“喝水!”“吃藥!”“睡覺!”但在微微聽來都如天籟般動聽。
微微一覺睡醒看到肖奈還在客廳守著,他擔心微微半夜會再燒起來,看到微微退燒了才算鬆了一口氣。肖奈帶著寵溺的口氣說他想過了以後還是把她帶在身邊好了,反正她在遊戲裡很喜歡當他的跟班,以後就繼續跟著吧。微微怯怯地說可是阿爽師兄給她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呢,肖奈拉過微微攬入懷中,讓她不用再理阿爽,因為他心疼了。
肖奈召開會議,說跟風騰通過話已將發布會的時間提前到九月底,經過一個多月的趕工他們的遊戲小樣已經初具規模,不過還有一些細節需要改進,比如打鬥時動作的流暢度和銜接方面,郝眉覺得這些小瑕疵不影響他們拿下這個任務,KO不動聲色地主動應承下工作。肖奈又假裝徵求阿爽的意見,說是最近自己手下人手緊缺,想要從他這裡借調人手。
微微把自己的零花錢轉賬給二喜,讓她快點去還了曹光的債務,這樣自己就是二喜最大的債主了,她督促二喜快點去賺錢,因為自己只剩六百元生活費了。
肖奈讓微微午休時到他辦公室去,他給微微展示一下端遊小樣的情況,微微一玩就入了迷,決定一個人好好到處逛逛,街市上看到一個賣頭花的老闆樣子諂媚,微微笑稱真有點像愚公師兄,肖奈告訴她愚公正是此人物的原型。微微表揚這個遊戲和其他玩過的遊戲都不一樣,特別地有生氣,打鬥也特別過癮,在聽說新遊戲裡會有和戰鬥系統完全獨立的一套生活系統時頓時有了興趣,而且端遊的地圖那麼大,玩起來肯定特別有意思。
總務部的同事們看到二喜的手綁著膠帶都諂媚地上來拍馬屁,這個要給她帶藥酒,那個要她去醫院打針,巨大的熱情把二喜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娜娜看到二喜就對逸然說她一定要給二喜一點教訓,逸然義正辭嚴地對娜娜說以後不准打著自己的旗號去欺負別人,否則別怪她翻臉不認人,況且她已經對肖奈死心了。
二喜來到曹光家還錢,聲稱這是她最後一次以債務人的身份來他家,明天他出國後自己會免費來替曹光照顧咖啡的。
微微提出新遊戲的家園系統還可以加點東西,比如家庭和家庭之間的互動,而肖奈則專注自己撫琴,還問微微他彈的曲子如何?微微惱怒於對方根本沒聽她的話,拉起肖奈的手一口咬了下去,最終當然還是她自己吃虧,被肖奈摁在了地上吃乾抹淨,微微奇怪肖奈真的是第一次談戀愛嗎。

第20集
就在微微帮二喜练锻造术的同时二喜正在曹光家里替他打工——照顾猫咪,曹光听到二喜给微微的电话里提到微微晚上要和肖奈一起吃饭,心头火起,并把一腔怒火发到了二喜身上,见二喜要下班,非让二喜铲了猫屎再走,二喜这边刚强忍恶臭把猫屎收拾好,猫咪又爬了进去开始拉粑粑,二喜点着猫咪的脑袋教训它,猫咪受到侵犯一口咬住二喜的手指。曹光在书房听到二喜的尖叫声也顾不得自己生闷气了,冲出去看到二喜被猫咬了就要拉着她去医院打狂犬疫苗,二喜怕打针,又想着得狂犬病的概率那才多少,于是提出自己不去打针以抵债。曹光将二喜硬拉到医院,没想到号挂了,钱也付了,但犯了轴劲的二喜说什么也不肯打针,曹光无奈之下只得用二喜的手机打电话给微微求助,微微尽管身体不适,听到二喜被猫咬了还是紧赶着出门去医院劝二喜,没想到来到医院二喜没劝动自己反倒因为感冒发烧而晕倒了,幸亏肖奈之前在电话里听微微的声音不对劲也赶了过来,于是微微有幸得到了霸道总裁的悉心照料,虽然照料中免不了温柔的命令,“喝水!”“吃药!”“睡觉!”但在微微听来都如天籁般动听。
微微一觉睡醒看到肖奈还在客厅守着,他担心微微半夜会再烧起来,看到微微退烧了才算松了一口气。肖奈带着宠溺的口气说他想过了以后还是把她带在身边好了,反正她在游戏里很喜欢当他的跟班,以后就继续跟着吧。微微怯怯地说可是阿爽师兄给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肖奈拉过微微揽入怀中,让她不用再理阿爽,因为他心疼了。
肖奈召开会议,说跟风腾通过话已将发布会的时间提前到九月底,经过一个多月的赶工他们的游戏小样已经初具规模,不过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改进,比如打斗时动作的流畅度和衔接方面,郝眉觉得这些小瑕疵不影响他们拿下这个任务,KO不动声色地主动应承下工作。肖奈又假装征求阿爽的意见,说是最近自己手下人手紧缺,想要从他这里借调人手。
微微把自己的零花钱转账给二喜,让她快点去还了曹光的债务,这样自己就是二喜最大的债主了,她督促二喜快点去赚钱,因为自己只剩六百元生活费了。
肖奈让微微午休时到他办公室去,他给微微展示一下端游小样的情况,微微一玩就入了迷,决定一个人好好到处逛逛,街市上看到一个卖头花的老板样子谄媚,微微笑称真有点像愚公师兄,肖奈告诉她愚公正是此人物的原型。微微表扬这个游戏和其他玩过的游戏都不一样,特别地有生气,打斗也特别过瘾,在听说新游戏里会有和战斗系统完全独立的一套生活系统时顿时有了兴趣,而且端游的地图那么大,玩起来肯定特别有意思。
总务部的同事们看到二喜的手绑着胶带都谄媚地上来拍马屁,这个要给她带药酒,那个要她去医院打针,巨大的热情把二喜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娜娜看到二喜就对逸然说她一定要给二喜一点教训,逸然义正辞严地对娜娜说以后不准打着自己的旗号去欺负别人,否则别怪她翻脸不认人,况且她已经对肖奈死心了。
二喜来到曹光家还钱,声称这是她最后一次以债务人的身份来他家,明天他出国后自己会免费来替曹光照顾咖啡的。
微微提出新游戏的家园系统还可以加点东西,比如家庭和家庭之间的互动,而肖奈则专注自己抚琴,还问微微他弹的曲子如何?微微恼怒于对方根本没听她的话,拉起肖奈的手一口咬了下去,最终当然还是她自己吃亏,被肖奈摁在了地上吃干抹净,微微奇怪肖奈真的是第一次谈恋爱吗。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