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危险妻子 (我的危險妻子,僕のヤバイ妻,Boku no Yabai Tsuma,My Dangerous Wife) 08

我的危险妻子 (我的危險妻子,僕のヤバイ妻,Boku no Yabai Tsuma,My Dangerous Wife)  08

劇情概要


幸平因杏南之死飽受罪惡感折磨。真理亞把屍體搬走後回到家,鼓勵丈夫振作起來,自己會和他分擔罪過。然而,第二天一早,他們收到了敲詐信,信中說如果不交出兩億元就向警方告發杏南被害一事。幸平嚇壞了。冷靜的真理亞勸幸平拿回兩億元,並像平時一樣去上班,由她與敲詐者周旋。送敲詐信的就是一直在竊聽望月家的和樹。有希向和樹坦白了殺死緒方的經過並提出解除“出租丈夫”合約。和樹卻說出了杏南被毒死的事。他要求有希幫助他敲詐望月夫婦的錢。按真理亞的吩咐,幸平從杏南的房間取回了兩億元,然後來到店裡,但是,他始終處於恐懼之中,甚至出現了幻覺。因為聯繫不上杏南,相馬來找幸平。終於承受不住心理壓力的幸平對相馬坦白了其殺死杏南的罪行。另一方面,真理亞發現了家中的竊聽器,向一直以來竊聽她家的對手發起挑戰。焦頭爛額的有希急忙給和樹打電話,這時門鈴響起,真理亞就站在鯨井家門前。有希故作平靜招待真理亞。真理亞卻嘲笑她寄恐嚇信,並聲稱杏南現在還活著,更進一步勸有希早點自首、承認殺了緒方的事。山窮水盡的有希從背後刺傷了要向警察告發所有事情的真理亞,然後告訴匆忙趕來的和樹一定要奪走那兩億元。與此同時,本已經“死”了的杏南活生生站在幸平面前,幸平大驚夫色。實際上,頭天晚上杏南被毒死那一幕完全是在演戲,杏南從一開始就與真理亞聯手欺騙幸平。得知真相後,幸平氣急敗壞地回到家,準備向真理亞興師問罪。但是,真理亞不見了,家中只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你的妻子被綁架了,準備兩億元,如果敢報警就殺了她”。幸平以為這又是真理亞在演戲,然而,真理亞此時是真的被監禁在鯨井家。

幸平因杏南之死饱受罪恶感折磨。真理亚把尸体搬走后回到家,鼓励丈夫振作起来,自己会和他分担罪过。然而,第二天一早,他们收到了敲诈信,信中说如果不交出两亿元就向警方告发杏南被害一事。幸平吓坏了。冷静的真理亚劝幸平拿回两亿元,并像平时一样去上班,由她与敲诈者周旋。送敲诈信的就是一直在窃听望月家的和树。有希向和树坦白了杀死绪方的经过并提出解除“出租丈夫”合约。和树却说出了杏南被毒死的事。他要求有希帮助他敲诈望月夫妇的钱。按真理亚的吩咐,幸平从杏南的房间取回了两亿元,然后来到店里,但是,他始终处于恐惧之中,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联系不上杏南,相马来找幸平。终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的幸平对相马坦白了其杀死杏南的罪行。另一方面,真理亚发现了家中的窃听器,向一直以来窃听她家的对手发起挑战。焦头烂额的有希急忙给和树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真理亚就站在鲸井家门前。有希故作平静招待真理亚。真理亚却嘲笑她寄恐吓信,并声称杏南现在还活着,更进一步劝有希早点自首、承认杀了绪方的事。山穷水尽的有希从背后刺伤了要向警察告发所有事情的真理亚,然后告诉匆忙赶来的和树一定要夺走那两亿元。与此同时,本已经“死”了的杏南活生生站在幸平面前,幸平大惊夫色。实际上,头天晚上杏南被毒死那一幕完全是在演戏,杏南从一开始就与真理亚联手欺骗幸平。得知真相后,幸平气急败坏地回到家,准备向真理亚兴师问罪。但是,真理亚不见了,家中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的妻子被绑架了,准备两亿元,如果敢报警就杀了她”。幸平以为这又是真理亚在演戏,然而,真理亚此时是真的被监禁在鲸井家。

Facebook Comments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