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危险妻子 (我的危險妻子,僕のヤバイ妻,Boku no Yabai Tsuma,My Dangerous Wife) 04

我的危险妻子 (我的危險妻子,僕のヤバイ妻,Boku no Yabai Tsuma,My Dangerous Wife)  04
注意!up2stream片源會彈跳病毒警告,讓使用者誤以為已中毒,應為防毒軟體廣告手法。

劇情概要


緒方從躲藏的大樓上掉上來摔死了。為奪兩億贖金來到此地幸平一見死屍嚇得落荒而逃,卻被警察發現。幸平怕真理亞誣陷自己是犯人,想暫時躲在杏南的家中。但是因為相馬的到來,他不得不再次逃走。正幸平走投無路時,真理亞竟向其伸出援手。她讓幸平忍耐到四點鐘然後會有證據證明他是無辜的。幸平被警方帶走。警察告訴幸平,緒方之死是他殺不是自殺。幸平懷疑凶手是真理亞。然而,警方找到的全是幸平在案發現場的證據。終於,真理亞帶律師來了。她證明前一晚緒方曾襲擊幸平,而且天亮後她曾見過緒方為是否自首而苦惱,所以幸平在現場被目擊、緒方的刀上有幸平的血蹟等種種對幸平不利的證據都一一得到了合理的解釋。而且,當時針指向四點時,緒方寫給警方的、承認自己是綁架犯的遺書果然送來了。幸平無罪獲釋。另一方面,被警察追查的杏南從真理亞的律師手裡接過了分手費,獨自品嚐著屈辱的滋味。橫路在咖啡店拾到了真理亞丟掉的傳票,他來到傳票上寫著的發送地址。而,望月家的近鄰鯨井有希和她的丈夫和樹出現在發現緒方屍體的地方。這天晚上,洗脫嫌疑的幸平抱住因為逼死緒方而後悔自責的真理亞,發誓要破鏡重圓。然而事實上,他意外地發現了兩億元的下落,第二天一早,他打算獨自去店裡,把兩億元搞到手。這時,真理亞收到已故的緒方發來的信。真理亞得知緒方根本沒有自殺之意,她提醒幸平要當心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然而,一心想著兩億現金的幸平根本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而且,一拿到錢他就打電話通知杏南。就在打電話的一瞬間,有人從背後襲擊了幸平。手拿電棍、俯身看著昏過去的幸平的人,正是橫路。

绪方从躲藏的大楼上掉上来摔死了。为夺两亿赎金来到此地幸平一见死尸吓得落荒而逃,却被警察发现。幸平怕真理亚诬陷自己是犯人,想暂时躲在杏南的家中。但是因为相马的到来,他不得不再次逃走。正幸平走投无路时,真理亚竟向其伸出援手。她让幸平忍耐到四点钟然后会有证据证明他是无辜的。幸平被警方带走。警察告诉幸平,绪方之死是他杀不是自杀。幸平怀疑凶手是真理亚。然而,警方找到的全是幸平在案发现场的证据。终于,真理亚带律师来了。她证明前一晚绪方曾袭击幸平,而且天亮后她曾见过绪方为是否自首而苦恼,所以幸平在现场被目击、绪方的刀上有幸平的血迹等种种对幸平不利的证据都一一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而且,当时针指向四点时,绪方写给警方的、承认自己是绑架犯的遗书果然送来了。幸平无罪获释。另一方面,被警察追查的杏南从真理亚的律师手里接过了分手费,独自品尝着屈辱的滋味。横路在咖啡店拾到了真理亚丢掉的传票,他来到传票上写着的发送地址。而,望月家的近邻鲸井有希和她的丈夫和树出现在发现绪方尸体的地方。这天晚上,洗脱嫌疑的幸平抱住因为逼死绪方而后悔自责的真理亚,发誓要破镜重圆。然而事实上,他意外地发现了两亿元的下落,第二天一早,他打算独自去店里,把两亿元搞到手。这时,真理亚收到已故的绪方发来的信。真理亚得知绪方根本没有自杀之意,她提醒幸平要当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然而,一心想着两亿现金的幸平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而且,一拿到钱他就打电话通知杏南。就在打电话的一瞬间,有人从背后袭击了幸平。手拿电棍、俯身看着昏过去的幸平的人,正是横路。

Facebook Comments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